加入收藏 | Wap手机版 | 繁體中文 | 网站地图 欢迎 IP:44.200.175.255 用户来访本网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潮汕文化 >> 民间文学 >> 内容

庄破车成亲(2835字)

时间:2022-6-13 18:26:40  点击: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不详

  核心提示: 话说庄破车自柴仔山“铁拳穿坡”吓跑了赛金花的师兄胜文广后,遵循母命,规行矩步,力作勤耕,生活虽则清苦,然也清心自在。俗话说得好:山上多见千年树,世间少逢百岁人。二年后的一个冬晚,庄母寿终仙...
    话说庄破车自柴仔山“铁拳穿坡”吓跑了赛金花的师兄胜文广后,遵循母命,规行矩步,力作勤耕,生活虽则清苦,然也清心自在。
    俗话说得好:山上多见千年树,世间少逢百岁人。二年后的一个冬晚,庄母寿终仙逝,破车心痛欲裂,抱尸恸哭不止。为尽孝道,他在母亲坟旁搭了一个草棚,开了几块荒地,一边种作,一边守墓。
    一个黄昏,寒风习习,阴雨霏霏,破车闲来无事,独自在草棚内打坐练功。神思飘飘忽忽之中,耳际依依稀稀昕到凄凄切切的哭声。这荒山野岭之间哪来哭声呢?莫耍,待我看来。破车不及遐想,急忙收功奔出草棚,循哭声方向望去,但见山脚下那深水潭旁,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,一边啼哭,一边往山上张望。她见破车移步向山下走来,竟扑通一声就往潭跳。破车见状,慌忙迈开那两条飞檐走壁的长腿,只三蹦二跳就到出事地点,还没说书的写句话的工夫,就把那女子抱上岸来,扶她坐在山坡草地上,轻轻吁了一口气,问道:“敢问小姐尊姓芳名,仙居何处,为啥轻生?”那女子见破车动问,便道:“奴家贱名黄素娟,今年二十有一,家住普宁黄家村,个多月前因受歹人诬陷,全家被捕入狱,奴家那日幸好往庵堂进香,方得走脱,眼下盘缠用尽,投亲无门,故此轻生。今日恩公救我一命,功同再造,只是奴家孑然一身,有家归不得……”一阵寒风吹来,她冻得直打哆嗦,话也说不出了。破车顿也觉得有点冷意,便道:“只顾说话,我倒忘了,这外面风寒雨冷,不是说话的地方,倘小姐不嫌弃,请进草棚温温身子再作计较吧。”那素娟听罢喜不自禁,连声说道:“如此多谢恩公了。”于是,二人双双来到草棚,破车找出几件较好的衣服,交给素娟,嘱她换上,他自己则走到隔壁放农具的小草棚里换掉湿衣服,然后,动手煮饭炒菜,双双饱餐一顿。
    夜幕早已垂下。草棚外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;草棚内,灯影摇曳,破车与那女子对面席地而坐。只见她,面如满月,口若樱桃,眉似柳叶。破车虽非寻花问柳之辈,然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,此情此景不免神思为之一荡。
    突然,竹门吱呀响了一声,一阵刺骨的寒风挟着几滴雨水排闼而入,破车不禁打了一个寒噤,沉思有顷,然后对素娟说:“这里不是小姐居留的地方。请你随我下山,暂到我家里居住,免得被人传为笑谈。素娟听破车这么一说,可慌了手脚,撒娇道:“妾乃弱质女流,叫妾孤居独住,那倒不如死了的好。”任你破车怎么劝说,她就是不肯下山。这一来,可惹破车犯疑了,看长相,她不象刁顽泼辣之辈,听言词,她乃通情达理之人。可眼下这举止,却又教人费猜费解,”莫非其中有甚跷蹊?莫耍,莫耍,我当小心谨慎为是。想罢,便正色对素娟道:“小姐若执意不听,那么,要走、要死、要活,只好听便了。”那素娟无法,只好跟随破车下山,单独一人住在破车家里。
    一晃半月,素娟并无辞行之意,反婉言表示以身相许。破车听后,便对素娟道:“我乃一介武夫,家里贫寒,承蒙小姐不弃,以身相许,自是感激不尽,只是我今孝服在身,这成亲之事,须待日后再作计较,不知小姐意下如何?”素娟略思片刻,道:“恩人言之有理,妾身安敢不从,慢说半年,就是十年八载,妾也等待,只要能侍恩人左右,妾愿足矣。”
    星移斗转,转眼间半年过去。新婚之夜,破车送走了各位贺客,喜气洋洋地走进洞房来。新娘子连忙半羞半喜地起身相迎,两人寒暄了几句,便双双就座入席。夫妻互敬一杯酒后,素娟便说自己量薄,再也不能饮了。破车也不勉强,自个独斟独酌,直到觉得有三分醉时方才停杯。这时,素娟见破车停杯罢盏,便道:“今日乃良辰吉日,夫郎海量,应当开怀畅饮才是呀。”说罢,轻移莲步,来到破车跟前,殷勤把盏敬酒。左一杯,右一杯,直敬得破车酩酊大醉。
    那素娟见破车醉倒床上,连喊带推都不见动弹,竟恶狠狠地从怀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来,只说声“贼子看杀”,就照准破车的胸膛用力刺去。这一刺,破车准个死啦,故事也就完了。不,诸位别着急,待我道来。就在匕首离破车的胸膛仅半尺处,也不知是怎么搞的,素娟的手竞被破车那铁钳似的人手死死钳住了,直痛得她哭爹叫娘,口歪目斜,冷汗直冒。只听破车哈哈笑道:“好个贱人,你道庄大爷真个醉啦,你今若把真情说出便罢,否则庄大爷的拳头无情啊!”说罢,轻轻把手一挥,若不是墙壁挡住,那素娟准被摔个几丈远。
    在破车的再三讯问下,素娟只得把实情讲了出来。原来,她真名实姓叫黄银花,乃是赛金花的胞妹。父亲尚武,原乃闽南武林中一个强手,生性刚烈,为人正直。在银花五岁那年,因为他打抱不平,伤了当地豪绅一个儿子的性命,吃了
官司,被投入狱。母亲谢氏在好心邻居的规劝下,无奈忍泪含悲,带着金花姐妹俩离乡别井,西逃东奔,最后定居普宁。姐姐金花自动在父亲的精心教授下颇通几路拳脚,为维持一家生计,母亲只得让她抛头露面,出去闯荡江湖,卖艺挣钱养家。那日,得到金花的死讯,谢氏当场昏迷过去,自此沉疴不起,年多前终于一命归天。为雪姐耻,为报母仇,她在金花徒弟们的唆使下,始演了上面的那出戏。银花说完,呆呆地坐在那里等死。破车怜其遭遇,感其孝义,哪肯下手伤害她,忖道:金花的劣迹,她全然不知,还认为姐姐是个好女子呢,不如待我向她言明,好使她知道我大爷并非是个孬种。想罢,遂一五一十把打擂的详细经过讲了出来。银花不听犹可,一听,竟呜呜地哭了起来,泣道:“我姐姐干尽丑事,丧尽天良,辱没家声,死有应得。奴家听信谗言,有眼无珠,错怪英雄。事到如今,教奴何颜于世。”说到这里,就往墙上撞去。破车眼明手快,一把将其拉住,劝道:“有道是不知者无罪,我今并不责怪于你,你何必轻生呢?好日子还长着哩。”说完,走到桌子前拉开抽屉,取出几两碎银子塞在银花手里,说是送与她作为回家的盘缠。银花手捧纹银,目怔怔地凝视着眼前魁梧英俊的破车,禁不住热泪盈眶,仰慕之情油然而生。蓦地,她扑通一声跪倒庄破车跟前,央求道:“奴家虚度人生二十二载,尚没见过象恩人这样的大好人。倘恩公不记前恨,奴情愿侍候恩人终生,以效犬马之劳。不然,奴只有一死了。”说完,眼泪汪汪地跪在那里就是不起来。这破车口里不说,心里可真象喝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;这银花虽算不上是巾帼豪杰,却也堪称是闺秀奇女,倘能与之为偶,倒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。当下伸手扶起银花,双双重新入席,假夫妻自此成了真伴侣。  


Tags:破车 成亲 
  • 上一篇:圣母求助林大春
  • 下一篇:猪哥精的故事
  • 相关文章
  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天下潮人网(txcrw.net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tybook@qq.com 访问:www.txcrw.net 技术支持:白马非马
  • 版权信息